2011秋季学期期中开始复习提纲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2011秋季学期期中开始复习提纲

2011年11月6日是牛顿中文学校秋季学期进行期中考试的日子。十年级学生可根据复习提纲作准备:

http://www.newtonchineseschool.org/principal/2011年秋季十年级期中考试复习题.pdf

此外,汉字六书(造字法)是本学期十年级甲班的教学重点之一,也需要学生复习准备,重点掌握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四种造字方法,并可为每种汉字举出几个例字。下列网站有“汉字由来动画”,介绍一些象形字和指事字的由来及造字法。

http://www.dragonwise.hku.hk/dragon2/schools/archives/morph.php

 

自制五色五味的五行糕饼

louzhu Post in 煮妇厨房
Comments Off on 自制五色五味的五行糕饼

五色五味五行糕饼配方

楼兰


十月一日周末在朋友家聚会,照例大家各带拿手菜,我是喜欢不断创新的,因此捉摸做点新鲜玩艺。因为正在教学生们中国饮食文化,涉及到五行五色五味,瞧美国高中生们的作业写得挺好看的,不如就将这创意成“五行寿饼”吧。正好我刚邮购来寿桃型的糕饼模子,就利用来创作吃食新品了。

“五行”是中国文化中很重要的概念,既虚幻又实际。五行元素的“木火金水土”,对应“青赤白黑黄”五色、“酸苦辛咸甘”五味。我做吃食的宗旨是走精品路 线,讲求色香味还要健康营养,尽量别用人工色素等东西,也少用高油脂原料。而想用天然食材原料配制出这些色彩和味道,真不是很容易的事儿,劳我费了若干天 脑筋。翻出家里现成的各种食用粉,可以凑出面皮的五颜六色了。

按照做冰皮月饼的方法,外皮用糯米粉、粘米粉和澄粉混合而成,预先弄熟,再加入各色粉料揉成面团。这是揉好后的五色面团,摆成东南西北中的五方图案。

内馅儿的五色五味原料都是素的天然蔬菜或果品。还有自制的红豆沙。

蔬果原料分别切细剁碎,新鲜苦瓜、红椒、黑木耳需分别炒熟调味。果脯椰蓉剁碎即可直接作馅儿。这是五色面团搭配馅料。

其实大家可以自行创意,开发更合适的各色原料食材。总结一下此次我做的五行糕饼的外皮和内馅原料如下:

 

五行

五方

西

五色

外皮面粉加入

绿茶粉

辣椒粉

白糖、牛奶

黑豆粉

柠檬粉

内馅儿原料

苦瓜

红辣椒

椰蓉

黑木耳

杏脯/芒果

五味


外皮和内馅原料都准备完毕,就开始印模制作了。将面皮料填入模子,加入馅料,再填入一层面皮料。尽量按压结实,然后扣出来即可。

看看刚做好的寿桃型五行糕饼,颜色花纹都挺漂亮吧!更主要的是低油脂,健康营养。除了印模里涂了点菜油防止沾粘,炒菜馅儿时用一点油外,没有荤肉油脂,属于全素食品。

五色五味饼之外,还做了一些豆沙馅儿的,外皮面粉中加入了巧克力粉,浅呈棕色。那些五彩饼是为了凑酸甜苦辣咸五味,味道不知是否人人喜欢。而这种豆沙巧克力饼其实是最好吃的。

还做了豆沙巧克力大寿桃饼。我新买的这种糕饼模子有不同花纹底面可以更换,还有个推柄,可以将填入模子的饼推出来,因此印模很方便。

做好的各色糕饼装盘,准备参加爬梯了!

汉字六书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汉字六书

开始给十年级中文班讲“汉字六书”,也就是汉字造字法。我觉得,汉字虽然数目繁多,看起来也复杂难记,但只要了解其基本造字规律,就能掌握和认识更多汉字。因此,在十年级学生毕业离开中文学校之前,希望他们能有这方面是知识。本学年,十年级学生也将做相关课题作业。下面是有关“汉字造字法”的内容。

汉字六书(造字法)

Formation of Characters

The early stages of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haracters were dominated by pictograms, in which meaning was expressed directly by the shap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cript, both to cover words for abstract concepts and to increase the efficiency of writing, has led to the introduction of numerous non-pictographic characters.

The various types of character were first classified c. 100 CE by the Chinese linguist Xu Shen, whose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Shuowen Jiezi (說文解字/说文解字) divides the script into six categories, the liùshū’ (六書/六书). While the categories and classification are occasionally problematic and arguably fail to reflect the complete nature of the Chinese writing system, the system has been perpetuated by its long history and pervasive use.[6]

Excerpt from a 1436 primer on Chinese characters

Enlarge

Excerpt from a 1436 primer on Chinese characters

1. Pictograms (象形字 xiàngxíngzì)

Contrary to popular belief, pictograms make up only a small portion of Chinese characters. While characters in this class derive from pictures, they have been standardized, simplified, and stylised to make them easier to write, and their derivation is therefore not always obvious. Examples include 日 (rì) for “sun”, 月 (yuè) for “moon”, and 木 (mù) for “tree”.

There is no concrete number for the proportion of modern characters that are pictographic in nature; however, Xu Shen (c. 100 CE) estimated that 4% of characters fell into this category.

2. Ideograph (指事字, zhǐshìzì)

Also called a simple indicative, simple ideograph, or ideogram, characters of this sort either add indicators to pictographs to make new meanings, or illustrate abstract concepts directly. For instance, while 刀 (dāo) is a pictogram for “knife”, placing an indicator in the knife makes 刃 (rèn), an ideogram for “blade”. Other common examples are 上 (shàng) for “up” and 下 (xià) for “down”. This category is small, as most concepts can be represented by characters in other categories.

3. Logical aggregrates (會意字/会意字, Huìyìzì)

Also translated as associative compounds, characters of this sort combine pictograms to symbolize an abstract concept. For instance, 木 (mu) is a pictogram of a tree, and putting two 木 together makes 林 (lin), meaning forest. Combining 日 (rì) sun and 月 (yuè) moon makes 明 (míng) bright, which is traditionally interpreted as symbolizing the combination of sun and moon as the natural sources of light.

Xu Shen estimated that 13% of characters fall into this category.

4. Pictophonetic compounds (形聲字/形声字, Xíngshēngzì)[1][2]

Also called semantic-phonetic compounds, or phono-semantic compounds, this category represents the largest group of characters in modern Chinese. Characters of this sort are composed of two parts: a pictograph, which suggests the general meaning of the character, and a phonetic part, which is derived from a character pronounced in the same way as the word the new character represents.

Examples are 河 (hé) river, 湖 (hú) lake, 流 (liú) stream, 沖 (chōng) riptide, 滑 (huá) slippery. All these characters have on the left a radical of three dots, which is a simplified pictograph for a water drop, indicating that the character has a semantic connection with water; the right-hand side in each case is a phonetic indicator. For example, in the case of 沖 (chōng), the phonetic indicator is 中 (zhōng), which by itself means middle. In this case it can be seen that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character has diverged from that of its phonetic indicator; this process means that the composition of such characters can sometimes seem arbitrary today. Further, the choice of radicals may also seem arbitrary in some cases; for example, the radical of 貓 (māo) cat is 豸 (zhì), originally a pictograph for worms, but in characters of this sort indicating an animal of any sort.

Xu Shen (c. 100 CE) placed approximately 82% of characters into this category, while in the Kangxi Dictionary (1716 CE) the number is closer to 90%, due to the extremely productive use of this technique to extend the Chinese vocabulary.

5. Associate Transformation (轉注字/转注字, Zhuǎnzhùzì)

Characters in this category originally represented the same meaning but have bifurcated through orthographic and often semantic drift. For instance, 考 (kǎo) to verify and 老 (lǎo) old were once the same character, meaning “elderly person”, but detached into two separate words. Characters of this category are rare, so in modern systems this group is often omitted or combined with others.

6. Borrowing (假借字, Jiǎjièzì)

Also called phonetic loan characters, this category covers cases where an existing character is used to represent an unrelated word with similar pronunciation; sometimes the old meaning is then lost completely, as with characters such as 自 (zì), which has lost its original meaning of nose completely and exclusively means oneself, or 萬 (wan), which originally meant spider but is now used only in the sense of ten thousand.

This technique has become uncommon, since there is considerable resistance to changing the meaning of existing characters. However, it has been us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written forms of dialects, notably Cantonese and Taiwanese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due to the amount of dialectal vocabulary which historically has had no written form and thus lacks characters of its own.

你在中文学校学到了什么?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你在中文学校学到了什么?

你在中文学校学到了什么?

 

很多华人家长送孩子到社区中文学校,是希望子女保持中国语言文化能力。但学生们到底能在中文学校学到什么?是否符合家长的期待?是否符合当代社会对语言教学的要求?就需要学校管理者、教师、家长和学生们对美国总体外语教学要求和趋势有所了解。

让我们看看美国外语课主题教学的五大主题——自我,家庭,学校,社区,世界。中文学校的教学内容和主题是否也涵盖了这些方面?或者教师要善于利用现有课文提炼出这些内容。

对传统教学方式和21世纪语言教学方式进行比较,利于中文学校取长补短:

  • 传统教学(Traditional Teaching) Vs. 主题教学 (Thematic Unit Teaching)
    • 传统教学:每课书之间无关联,语法、词汇与生活语境脱节
    • 主题教学:围绕一个主题和实用语境,宽展词汇和知识面
  • 中文学校的教学方式和课本迄今还比较传统
  • 但在我们学过的课本知识中,也可以总结出与这些主题相关的内容
  • 怎样在今后应用与这些主题有关的中文知识?会不会口头解说或写文描述?

学生们在中文学校上中文课,不是为了完成与实用脱离的作业或应付几次考试,而应真正掌握使用中文的本领。要验证学生们的学习成果,可看看学生们能否做到这些?

自我(Myself)——介绍自己,兴趣爱好特长,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志向。

家庭(Families)——介绍家庭成员、宠物、活动等,家庭关系(中国与美国的异同),伦理道德观念。

学校(Schools)——介绍你的学校(美国学校、中文学校、其他校内外社团等),老师、同学、朋友,学校的课程科目、环境、体育、文艺等活动,自己在校表现(喜欢或不喜欢哪些科目/活动),将来的学习志向(大学、专业等),其他学习资源(图书馆、网络等)。

社区(Communities)——可按地域或文化族裔来划分。

1)住地社区:介绍住家及周围地区的特点(地理、人口等),著名观光景点等。

2)族裔社区:是否认同自己的华人文化背景,介绍中华历史文化风俗,介绍本地和美国华裔社区简况

世界(The World)——要会从几个方面关注并介绍:

  1. 地理方位:各国位置,语言,人口,国家或城镇名称,风景特点,物产等;
  2. 人文历史:历史故事,政治文学科学哲学等名人和贡献,现代文化和人类特征等;
  3. 对比:尤其要会比较美国、中国、与其他国家地区的异同;
  4. 每个国家或地区对现代世界的影响。

 

本学期学生主讲的第一课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本学期学生主讲的第一课

学生开讲第一课

9月18日是中文学校本学期的第二次课,我们十年级甲班的学生讲课按计划开始了。前一周老师已将“学生教学备课指南发给大家,学生们还抽签分了组,每一到两名学生负责准备一课书,课本的12课书的课文都将由学生们主讲,旨在锻炼学生的中文表达和运用能力。

郭紫悦和程旸同学主动要求准备第一课“我的电脑”,这课内容接近现代生活并不难,但打头炮讲第一课则需要勇气。两位同学准备得挺充分,除了读课文和解说生字生词,还准备了游戏及教具,组织全班分两队进行抓字比赛。这两位同学还将在9月25日讲解第一课的阅读材料“电子计算机的世界”。

老师发给全班同学列有学生姓名和讲课日期的“学生课文教学演示评估表”,该表的作用:1)每周该由哪些学生讲哪课一目了然;2)在每组学生讲课时,其他同学要为他们的表现评分并记录在此表上。评估项目分为4项:准备、发音、课题管理、趣味性。

希望同学们听了其他学生讲课后,能够取长补短,把各自的课文准备得更好!

2011新学年开学了!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2011新学年开学了!

牛顿中文学校于2011年9月11日开始了新的学年。欢迎同学们和家长们!

十年级 甲班:319教室,2:00-3:30pm

工艺绘画班:224教室,3:40-5:00pm,适合5-8岁儿童

请同学们准时到校,带齐书本文具,遵守课堂纪律和学校规章。

为沙龙中文学校培训教师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为沙龙中文学校培训教师

暑假即将结束,各中文学校也将在9月初的美国“劳工节”(Labor Day)之后开始学。8月27日周六下午,沙龙中文学校召开教师会议安排下学期课程,并邀请资深教师为中文老师们上培训课。

黄驾平具有双语及儿童早期教育硕士学位,并在华人启蒙学校担任管理工作多年,她分享了“如何教导幼儿的方法”,对低龄儿童来说,鼓励参与、提高兴趣最重要。

朱伟忆介绍的是“如何引导高年级学生坚持学中文”,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各有特点,要采取不同方式进行教学。

与会老师还进行了讨论并分享各自的教学经验。

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11夏季教师培训班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11夏季教师培训班

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2011夏季教师培训班于8月21-22日晚在位于Waltham的剑桥文化中心举行。专程从大陆来美的一行四人教员团队,包括领队中国海外交流协会调研员梁智卫、华中师范大学附小教师陶佳喜、外交学院讲师田辉、和青岛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顾晓梅。波士顿地区是他们此行在美国讲课的第二站。培训讲座由本地协办单位剑桥文化中心董事长纪虎民主持。授课内容囊括中文教学、文化知识、和民俗工艺,都是海外中文教学需要的实用主题。

华中师范大学附小教师陶佳喜讲授《小学语文教学法》,既有理论依据,又有生动实例。在两晚的课程中,他分别介绍了教学生趣味认读的“识字法”,和指导学生快乐写作文的“习字法”。

外交学院讲师田辉主讲《中国传统文化漫谈》,两晚分别介绍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和结构概况。他提出中国文化在农业与游牧、统一与多样、雅与俗、显与隐、庙堂与山林等方面具有主流与旁支相反相成的特征。

青岛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顾晓梅第一天向学员们传授了中国结制作,先通过照片介绍这中国传统艺术的历史与种类,然后发材料并指导学员动手实践。学员们跟顾老师学习编结红色中国结。

第二天顾老师介绍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中国剪纸,有剪、刻、撕、烧等工艺,追求神似而非形似。这是胡景涛制作的剪纸。

在顾老师指导下,学员们剪出双喜、寿字等图案。

80多名学员参加此次培训,完成两晚课程的学员都获得了培训结业证书。 学员们与讲师团合影。

参加培训班的沙龙中文学校教师与讲师团合影。

儿童不宜过早识字(ZT)

louzhu Post in 育儿新说
Comments Off on 儿童不宜过早识字(ZT)
转贴:
儿童不宜过早识字

一位新西兰的幼儿老师给我们讲了这样两个真实的故事:这位老师有2个孩子,二女儿刚出生时,她一边给小宝宝喂奶,一边给3岁的大女儿念一本童话故事书,一 连几天念了很多遍。有一天,她忙着给小宝宝换尿布的时候,3岁的大女儿拿起书来,一字不落地念出书上的内容,到该翻篇的地方就能准确翻篇,要知道那是一本 文字很多的书,于是这位老师忍不住惊呼:“哇,我生了个天才!”

后来,当大女儿7岁时,恰逢搬家,又把这本书翻出来,妈妈说,“瞧,这是你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一本书,那时候你还会念呢!”此时大女儿已经学习认字了,于是 再拿起这本书来读,却吭吭吧吧地非常吃力。这位老师对我们解释说,大女儿在3岁时“念”那本书,其实只是模仿性的背诵,因为妈妈念的次数多了,孩子无意识 地记住了书的内容。等到了7岁,阅读需要经过大脑处理、识别、理解时,反而念得没有以前流畅了,而此时才是这个孩子真正意义上的阅读。

这位老师到澳大利亚一所学校教书时,校长给她讲了这么个故事:每个孩子入学时都会参加面试,为了解孩子的阅读能力,校长给孩子准备了不同级别的阅读书籍, 每级的颜色不同。有一个家庭共有5个孩子,都在这所学校就读,都参加过面试,某一年终于轮到最小的那个孩子来面试,他把第一级、第二级很快就念完了,一直 到最高级别的阅读材料,全顺畅地念下来了。校长很吃惊,心想这个孩子的阅读能力怎么这么强呢?校长动了个心眼,找出其中一本书,让孩子把某个字找出来,这 个孩子一下就蒙了。他其实是因为反复听了前面哥哥姐姐的阅读后,记住了书的内容,那不是真正的阅读。
儿童在3岁之前没有语义性记忆(semantic memory),只有肢体和情绪方面的记忆。到了3岁左右,当儿童的自我意识萌芽,不再叫自己为“宝宝”而是“我”的时候,他才开始真正的记忆 (autobiographical memory)。所以,早期的自主阅读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小小孩生活体验非常有限,对这个世界缺乏认识,给他一本书,即便他每个字都认识、可以念出来,却 并不理解他念的是什么。学龄前的孩子最最需要的不是书本知识,而是亲身体验生活,用自己的感受去诠释这些体验,为将来的语义性学习打下必要的基础。很小的 孩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干什么的,需要从认识自己的手和脚开始,大千世界万事万物都有待他去探索去发现去摸去碰去捏去玩儿,在他的脑里留下印刻,包 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需要他在亲身体验中发现其中的奥秘。有了这些体验,等到他上学的时候,他才能真正理解文字的含义。
无论是古代的教育家,还是现代的科学家,都告诉我们,儿童的语言能力(包括文字能力)与他们的运动能力息息相关,运动能力发展良好的儿童,语言能力也强。 人类认知与反应的回路是“身体—情绪—理智”,我们的脑深受我们身体的影响,这一点在幼儿那里尤为凸现。大自然安排好了人类儿童在学龄前就是用身体去感知 和学习的,他们在运动中开发大脑,孩子动说明他脑在动,静止状态则脑也在休息。所以,如果我们希望孩子将来语言文字方面发展良好,最佳方式肯定不是让孩子 背诵静止的字,而是让他在大自然中奔跑、嬉戏,鼓励他多运动、多玩耍。
我不主张让孩子很小识字,这会破坏他们的视觉神经发育。我也不主张让孩子脱离了阅读单纯去识字,这会扰乱他们记忆神经的发育。识字的目的是阅读,而阅读必须在理解的基础上才有意义,才能够让孩子保持兴趣。
市面上流传着一些“神童”的故事,这些孩子在三五岁,就能认识两三千个字。但是这种“识字”毫无任何意义,一个三岁的孩子,即使能够流畅地阅读报纸,却无 法理解这些文字所传达的信息。这种“本事”,除了满足父母炫耀的心理之外,对孩子来说,弊端远远大于利端。
眼睛是人体上唯一一个透过它能够看见大脑的器官,也是五官中最最重要的器官。视觉神经必须通过外界刺激才能得到发展,对视觉神经缺乏刺激,会导致其不可逆 转的退化。刚出生的小婴儿,如果蒙上两天眼睛,就会终生成为盲人。一切正常的新生儿,需要大概十二年的时间,视力才能发育完全。在这个时期,我们给孩子视 力什么样的刺激,也就是说,我们让孩子多看什么,至关重要。
我们的视力实际上并非我们习以为常的那样:睁开眼睛就什么都在视野之内,还都清晰聚焦。事实上,我们的视力非常有限,仅仅是光线进入瞳孔的那一点点,不超过巴掌大,其他的,我们自以为看见的,是什么呢?
靠我们的记忆和想象来补充!
外界传输给视觉神经多少信息,视觉神经就从记忆储存和想像力中反馈回来多少信息。我们的视觉神经不是集中一团,而是分散在大脑各处,各司其职:主管静物、 运动、物品、人脸、形状、颜色,等等,是不同的区域。(我们的记忆也并非集中在一个地方,像放电影那样清晰可见历历在目,也是分散在大脑各处,由神经递质 将其统合起来,因此,记忆的质量与情绪息息相关。)
因此,我们应该尽量避免过早让孩子看平面的、静止的、文字的东西,而是应该让孩子多接触立体的、运动的、丰富多彩的各种景象和人物。只有这样,孩子才能够储存足够的记忆,才能够开发足够的观察力,才能够锻造足够的想像力。
一次去外地讲座的时候,听当地主办人说,他们曾经请到一位教育专家来给大家宣讲怎样让孩子早认字。专家说,“你抱着孩子,窗户外边能看见远处的山,墙上贴 着一个‘山’字,你给他看哪个?不要给他看远处的真山,那没什么意思,就给他看墙上贴的那个‘山’字,告诉他那就是山,给他念,几次过后他就认识这个 ‘山’字了。”
的确,这样做会很快让孩子认识“山”这个字。但是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孩子知道“山”字怎么写了,但他知道“山”是什么吗?他对山的认知是一片空白,那么单纯认识“山”字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换一种方式,我们带着他去爬山,让他通过亲身体验,感知山的模样、山的高度、山的颜色,看到山上的树木、花草,闻到山里泥土的气息,听到山中鸟儿啾 啾、小溪潺潺,触摸到山的植被、石子、土地,爬山的过程中流汗、喘息,登上山顶后俯瞰山下景观、眺望远方地平线,一句话,用全方位的感官去了解山。等到他 准备好了认识“山”这个字的时候,他全身的器官都帮助他回忆起山是什么,他记住“山”这个字,以及一切跟山有关的文字和信息,还会费劲吗?
同样的,当孩子积累了足够的人生素材之后,让他去认识常见常用的字,他会心甘情愿地去学习。而如果我们剥夺孩子体验生活的机会,用枯燥无味的识字侵占他们探索世界的时间,学习于他们来说,不啻于一件苦差。开始的越早,厌学的越快。
早期开发的研究“硕果”都是在两极比较之下产生的,在那些得不到任何智力方面良性刺激的儿童身上,的确会看到飞速的进步。在现代化文明的城镇当中,过度的刺激,反而无益于儿童的发展,孩子需要很多安静、独处的时候,也需要时间来消化所接受的各类刺激。
多年来,脑神经科学家进行的所有研究,都仅仅发现并证明了,缺乏恰当的经历或者有害的经历,会阻碍乃至损伤儿童大脑的正常发育进程;却偏偏没有找到确凿的 事实和证据,说明怎样做才能够促进或者加速大脑的发育。所有进入市面的理论,都缺乏长期效益(long-term effect)的证明。胎教、给婴儿听贝多芬莫扎特、闪卡、进行所谓的“早期开发”活动,等等,都的确能够取得短期的“提高” 智商效应,然而一旦进行长期效应的控制小组比较,这些早期开发活动毫无例外都不能证明自己有什么真正长远的好处。
而教育孩子,恰恰是一项长远的工程,需要我们具备远见,而不是短视。只要我们仔细想想:我的孩子在3岁会认字背唐诗、会心算口算,和他到了8岁再学会这些本事,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再问一个问题:哪一名22岁的大学毕业生,在求职信和简历上,会堂而皇之地写上:“本人3岁即认识2000个字,会背100首唐诗,5岁会弹奏贝多芬,6岁拿到围棋二段证书”?
哈佛大学校长说,他们招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孩子过去有多么辉煌,而是考察他未来能够为哈佛以及社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以上文字摘抄自《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
与市面上的一些流行说法恰恰相反,脑科学的研究证明,人类大脑的潜能不是无限的,而是有限的,过度开发某一项功能,就会侵占其他正常功能的空间,抑制甚至 泯灭其他应有的功能。所谓“开发右脑”一说是伪科学,人类大脑的发育应该是均衡的、循序渐进的,只要不是在过度荒芜的环境中,大脑的成长不需要人工的干 涉。早识字阅读其实就是占用了孩子本应用于开发其他功能、本应健康成长的部分。不客气地讲,早识字早阅读实际上是在浪费和扭曲孩子的生命,任何此类立竿见 影的教育方式,其唯一的好处就是取悦家长,给家长以炫耀的资本。
儿童的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是循序渐进、慢慢成熟的。就像我们不能催生孩子的第一颗牙一样,我们不能催生孩子的认知能力。任何提早、拔高、偃苗助长的行为,有可能取得暂时“辉煌”的成果,却会给孩子的身体和精神带来损伤。
儿童在生命的头几年,需要运用大部分能量去好好长身体,为将来的生活打下健康的基础;他们需要运用能量建立安全感和自信心,为将来的生活奠定心理地基。他 们需要运用能量确认父母无条件的爱和接纳,从而爱自己、接纳自己,才能在将来的生活中百折不挠。如果我们在这个时期让他们过早学习书本知识,那么我们则提 前透支了他们用以发展生命的能量。(《接纳孩子》)
孩子3岁会念书,与到了8岁会念书,对孩子漫长的一生而言没有本质区别,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差别越来越小。一个人是否聪明、能否过上幸福生活,跟他几岁 识字阅读没有关系。今后的世界需要创新型人才,这样的人才需要具备坚实的自信心、富有别具一格的创造力、能够担负责任、善于体察他人的情绪,并有团队精 神,而这些关乎情商的素质,恰恰是需要在学龄前培养、开发和保护的。
儿童在学龄前处于梦幻时期,人的创造性潜能都看在这个时期保护得好不好,此时的孩子就是要天马行空地去幻想,认为什么都是可能的,而不是给他一本书,死读 那上面的内容,挫伤他的创造力,过早地“唤醒”他,让他以“客观”的物质的目光去看待世界。“早醒”的孩子在学龄期会出现行为和心理问题,在成年后容易患 上抑郁症,在中年和晚年则容易患上各种因压力而引发的疾病。
其实大自然早就安排好了,孩子就是要慢慢长熟的。这个道理,连朴素的农民都知道——“万物皆有时”,何时翻土、何时播种、何时收割……都是有规律 的,不能随意乱来,早熟的花果也必定早衰。我们都知道,被人工添加剂催熟的果蔬,只是样子好看而已,实质上缺乏真正的营养、口感不佳、还会给地球和人类带 来灾难。我们的妈妈们那么注意给孩子吃什么,为什么不注意要给孩子提供什么样的环境,让孩子健康安全地成长呢?刚才说的只是农作物,动物也一样,动物妈妈 都知道,一开始要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能催着它快快长大,早早独立打猎,为什么我们某些人类妈妈却丢掉了这个最起码的本能呢?!
最近北京市卫生局公布了一项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北京市大学生被确诊患有抑郁症者高达十万人,占大学生人数比例23.66%。也就是说,每4名大学生中就 有一名患有抑郁症。官方数字一般比较保守,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重压之下死读书的直接后果就是摧毁孩子的心理健康,这种压力产生的年龄越小,后果越难以挽 回。
有些家长会说,“我是进行快乐教育的啊!我的孩子主动愿意认字呢!”小孩子具备旺盛的求知欲,我们成年人往往暗自欣喜,并且很乐意给他们提供“知识”。卡 尔荣格则认为,这种求知欲是孩子内心恐惧的表现,往往是孩子对父母的感情依恋出现某种障碍,转而通过求知欲表现出来。另一方面,很多孩子为了讨好家长,会 掩饰他们内心的真实感受,做出家长愿意看到的样子。但这并非意味着面对父母不切实际的期望和要求时,他们没有经受压力,往往他们当时觉察不到这种压力,而 是要等到一个放松的机会时,才通过无理取闹而宣泄出来。很多脑科学家的研究证明,长期处于隐藏压力下的儿童,大脑的发育会受到损伤,记忆力会衰退,学习能 力也会下降。
而孩子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讯息是:必须以识字量和“知识量”——继而则是学习成绩——来评价自己,这种评价既不真实也不公平,孩子无法获得真正的自信心。
很多人误以为学习成绩好赋予孩子自信,其实这是一个很普遍的误解。从学习成绩那里获得的自信是一种假象,这种依靠外界打分数而得来的“自信”很不牢靠,不是根植于内心的坚实信念,一旦遇到超过自己的人,自我评价就会遭遇严重挫败。(《接纳孩子》)
也有很多妈妈着急地问:“如果我不随波逐流让孩子提前学习,到了学龄期,发现其他同龄人比她会很多,岂不是给孩子造成打击?”纵观多年来的咨询经验,在这 种情况下,只要父母不因此而感到自卑、气馁、焦虑,而是仍然全心全意地接纳自己的孩子,并且给予孩子实质性的帮助,只要孩子具备良好的安全感和自信心,他 们不会因此而受到打击,而是能够很快赶上其他人的进度。我所倡导的教育理念,不是让孩子什么都不学、什么都不会,遇见困难就被吓趴下,逃之夭夭,如果是这 样的后果,那么这个教育不能称为成功。
一个好的教育方式,是在孩子幼小的时候精心保护他的心灵,赋予他强大的内心力量,给孩子打好心理基础,让孩子具备生存的智慧和能力,相信自己,用于承担责 任,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都能够不屈不挠、脱颖而出,并且以善良信任积极快乐的心态对待世界和他人,而不是焦虑不安地将所有人都看成竞争对象和潜在威 胁,必须把他们都“比”下去甚至“踩”在脚下才能获得暂时的舒坦。在学习方面,最重要的是孩子有后劲儿,早期成绩优秀并不代表今后保持优秀。随着孩子年龄 的增长,他们承受压力的能力也逐渐增强,我建议家长们不要着急,而是等到孩子长大一些能够承受更多压力的时候,再让孩子承担适应其年龄段的压力。做到这一 点,家长们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勇气,也需要对人类对上天怀有坚定的信念,相信人类儿童的自然成长轨迹和规律。
养育孩子是一项长远的工程,我们必须具备远见,而不能急功近利。还是那句话,我们要孩子赢在终点,而不是累倒在起跑线上。

中文教師暑期進修 到波城「加油」

louzhu Post in Chinese 中文教学
Comments Off on 中文教師暑期進修 到波城「加油」
中文教師暑期進修 到波城「加油」
【麻州渥森訊】
進修班師生合影。三排左三為主講人馮惟剛教授。(朱偉憶/攝影)

進修班師生合影。三排左三為主講人馮惟剛教授。(朱偉憶/攝影)

波士頓公立學校日前假本特利大學舉辦「中文加油項目教師暑期進修班」,參加者除波士頓市公校中文教師外,也有來自麻州其他市鎮的公私立學校及社區中文學校教師,及打算加入中文教師隊伍的人士。波士頓公立學校外語部主任林遊嵐,邀請到北京語言大學人文學院和漢語教師進修學院教授馮惟剛至波士頓地區,講授「對外漢語教學的方法與技巧」。

馮惟剛傳授「漢語教學法」時,根據自己多年的對外漢語教學經驗,提倡「精講多練」的教學方針,主張好的老師講課要注重科學性、原則性、趣味性、靈活性。

而 具體到中文教學,可分為從基礎到高深的四方面內容。最基本的是「語言要素教學」,包括語音、語法、詞彙、漢字四要素。再者是「語言技能教學」,即通常所說 的聽、說、讀、寫。「言語交際技能教學」旨在指導具有一定漢語水準的學生深入一步掌握交際策略和規則。「相關文化知識教學」則應滲透在整個教學中,不僅教 些中國風俗藝術等,也要教歷史背景和現代國情。

也是中國大陸「普通話水平考試」評審考官的馮惟剛也為參加進修班的老師們逐一糾正普通話發音,言傳身教糾音方法。參與進修班的約30位老師都表示受益匪淺。

波士頓公立學校加油項目負責人汪剛柳表示,波士頓公校要求中文老師都有自己的教學網站。本次進修班期間,由波士頓斯諾頓中學中文教師劉林介紹如何製作教學網站。老師們自帶電腦當場實踐並展示自己做出的網站。

進修班結束時,林遊嵐代表進修班全體學員向馮惟剛教授贈送禮物,對遠道而來的老師表示感謝。在波士頓公校的這期暑期教師進修班之前,馮惟剛教授還擔任麻州大學/星談計畫中文教師培訓班的主講教師,兩班共培訓了約70名學員。(朱偉憶)

(原载2011年7月29日《世界日报》)